第八百十八章 岂有此理!

    “具体人数有多少?你又是如何得知的?已经有多少时日了?”

    皇上坐直了身子,一边问,一边朝德安示意。

    德安立即会意,上前对着天玑道长比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天玑道长知道他们这是要议政了,皇上绝对不可能让自己参与,于是连忙告退。

    他走前深深看了顾诚玉一眼,顾诚玉似有所感,立即转身回望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眼便将对方的样貌深深地刻在了脑海中,且对方眼中那还来不及退去的野望,被顾诚玉看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顾诚玉皱眉,先将此事压下。

    “是微臣的母亲派了管事去应天府查账,用的是飞鸽传书,所写十分简便。微臣已将纸条带来了,还请皇上过目!”

    还好顾诚玉有准备,反正纸条上也没写什么,他已经让府里一个管事重新抄写了一份。

    毕竟丁十六他们是隐藏在暗处的,他们的笔迹不应该被别人知晓。

    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那纸条得用特殊的药水涂抹,才能显现出痕迹。

    “上头没写具体的日子,但微臣推测,信鸽最起码得飞上三日才能到达京城。就算那管事在决堤之后立刻传书,此刻都已经过了三日了?!?br />
    “如此大事,朝廷竟然没有得到半点消息,着实不应该。就算长天府的知府敢隐瞒不报,那其他临江的州府呢?还有朕之前派去的官员呢?他们为何也没动静?”

    皇上对此事持有怀疑的态度,他不确定顾诚玉的消息来源是否准确。

    “皇上!微臣绝不会将此事当作儿戏。此事非同小可,皇上只需派人去长天府查探,便可知其真相!”

    顾诚玉皱眉,他就知道皇上不会轻易相信他。

    可他也不能将自己派人去江南几个州府打探的事说出来,毕竟这就跟盼着江南出事儿似的,日后难免让人觉得自己建功心切。

    突然,德安急匆匆地脚步进了殿内。

    “皇上!应南府有飞鸽传书!”德安手里还捏着一个小小的竹筒,他将之递给了皇上。

    顾诚玉目光灼灼,这肯定是报告长天府险情的,看来这飞鸽传书只比自己的晚了两个时辰罢了!

    这很正常,毕竟是要直达天听的,不得组织一下语言吗?

    皇上面色一凝,他发现竹筒上被涂了红色,立刻便知道顾诚玉所言非虚。

    涂了红色代表加急信件,必须立刻处理。

    皇上将纸条抽出,上面的话也十分简短,但对皇上来说,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“哼!真是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皇上气得立时从圈椅上站起,在御案上拍了一掌,用了好大的力气,将顾诚玉和太子都吓了一跳,可见是气得狠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尸位素餐的官员,拿着朝廷的俸禄,本当食君之禄,为君分忧!可他们倒好,竟然还总要朕为他们收拾烂摊子,真是一群蠢货!”

    顾诚玉和太子相视一眼,只能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现在那些闯祸的不在,他们杵在皇上跟前,多说一句废话都得承受皇上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德安!你去请六部尚书、左都御史邓承弘、右都御史胡茂深、大理寺卿匡兆映和首辅夏清来议事?!?br />
    皇上压下心中的怒火,既然已经发生了水灾,那必须得想法子补救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在顾诚玉身上掠过,顾诚玉似乎对水利上有些心得。

    “太子!你对此事有何见解,不妨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,皇上现在心绪难平,急切地想知道解决之法。

    他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顾诚玉,没想到两人竟然是一起来的。

    顾诚玉何时与太子这般亲近了,就连这么大的事也都是先禀告给太子?

    “父皇!先不说长天府的水灾,儿臣想问问今儿是哪位内侍守承乾宫?”

    太子没有回答皇上的问题,而是先发难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父皇疑心病重,倘若对顾诚玉生出了不满,那顾诚玉倒是有些冤枉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对顾诚玉感官不错,认为对方不但是个能臣,还是个心怀太下之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臣子正是他想笼络的,此刻是他博得顾诚玉好感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皇上有些疑惑,但他还是耐着性子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回父皇!顾大人递了牌子,想将消息禀告给父皇。守宫门的侍卫便进来通禀,谁知竟然遭到拦截。那内侍竟然连向陈总管通禀都不曾,最后顾大人无奈,只能来找了儿臣!”

    “什么?竟然有此事?这些个内侍简直是胆大包天,小全子!”

    皇上怒不可遏,有大臣来递牌子,那就必须报上来。

    见还是不见,当由皇上定夺,这是宫里的规矩。

    “朕竟然不知道,什么时候宫里的规矩改了,这些个阉人都快爬到朕头顶上来了?!?br />
    顾诚玉对于太子为他说话,倒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,他原本就打算将此事禀明皇上的,毕竟他不能吃了这个哑巴亏不是?

    有官员递牌子,见或不见,确实是由皇上定夺。

    但其实这里面有个约定的俗成,那些内侍可都是看人下菜碟儿的。

    你若是朝堂高官,那些人就成了飞毛腿。不但给你通报,还十分迅捷。

    再则就是银子了,只要有银子开道,少有人不动心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都有数,精明得很。低品级的官员能有什么重要的大事儿?

    重要的大事儿只能先禀报给上峰,再逐级上报,越级禀报是绝对不允许的。

    可他们没想到朝中有个异类,那就是顾诚玉。

    小全子心中一凛,知道皇上现在心里大为不爽。

    对于皇上说得阉人,他心里连一丝不满的情绪都不敢有。

    他战战兢兢领命出去,心里则是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这些人仗着在陈总管面前得脸,还以为得了个有油水的差事,整天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也不看看递牌子的人是谁?这可是顾大人!

    皇上时不时就要召见的官员,纵使品级低,可那也是连陈大总管都不敢轻易得罪之人呐!

    “父皇!既然长天府发生了水灾,那其他州府也必须得抓紧时间加固堤防,以免重蹈覆辙!”

    皇上点点头,太子所言确实是如今最应该关注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皇上,大人们已经来了!”

    “快传他们进来!”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横拍发球技术侧旋球 | 错误报告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818》,方便以后阅读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第八百十八章 岂有此理!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818并对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第八百十八章 岂有此理!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818。
  • 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2019-07-21
  • 我省将建教师个人师德报告制度 2019-07-11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为什么把“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”作为奋斗目标? 2019-07-09
  • 【理上网来·辉煌十九大】十九大报告谱写中国大国外交新篇章 2019-07-08
  • 西藏为什么如此迷人?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7-08
  • 单场造5球!黄紫昌展现巨星潜质 赛后一句话让人动容 2019-07-06
  • 四川九寨沟发生特大泥石流 冲毁民房、省道205线被埋 2019-07-06
  • 安徽“最美罚单”被质疑执法不公 专家称合规 2019-06-30
  • 奋力开创老区改革发展新局面 2019-06-29
  • 览海宾馆基本情况介绍 2019-06-25
  • 广西河池消防支队召开新兵第二阶段集训工作部署会 2019-06-25
  •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-06-23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动漫:“反腐压倒性胜利”怎样取得 2019-06-23
  • 整改到位才是真明白(现场) 2019-06-10
  • 传统端午民俗显魅力 1558.8万人次游湖北 2019-06-10
  • 维戈塞尔塔 德黑兰独立和阿尔希拉尔 东方6+1走势图带连线图 乐透乐博彩论坛 金龙棋牌平台 上海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永利娱乐场咨王道下拉 快乐双彩开奖情况 必中大小单双中特 拳皇98ol小镇勋章 御龙在天升级 时时彩走势图技巧 自制彩票走势图 一起来捉妖怎么抓满资质宝宝 瓦伦西亚队官网 鹿岛鹿角vs庆南fc分析